三星医疗电气 


让医生像律师一样执业自由 解决民营医院人才匮乏瓶颈TIME:2016-03-08 12:48:23   浏览次数:13847

医改以来,民营医疗机构顺着政策的东风,尽管得到快速发展。但是在现实生活中,目前绝大多数民营医院,尤其是规模比较小的社会办医机构,固定的医师多为一老一小,即退休医师与刚刚毕业的青年医师,具有一定水准的医务人员极其缺乏,中高端医疗专家更是罕见。究其原因还是我们现行的医疗体制机制问题。尽管国家出台了允许医师多点执业政策,但从1999年颁布施行的《执业医师法》在规定医师经注册后,可以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按照注册的执业地点、执业类别、执业范围执业,从事相应的医疗、预防、保健业务。实践中,医师执照只能在一家医疗机构内实现单点注册,这就给医生多点执业、自由执业形成障碍,使得民营医疗机构人才匮乏的问题难以得到根本解决。

我们知道,现在全国的高端医疗资源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广东等大城市,而且绝大多数医疗人才都在政府办的三级医疗机构内,人才已被这些公立医院牢牢垄断,即使国家鼓励多点执业,但各公立医院可以通过制度、待遇、职称、考核等多种手段来控制,不让这些人才在自已医院以外公开行医,造成了大家都知道的医师“走穴”现像,北上广的专家跨省市走穴行医也成常态。

但这种现像存在着非常大的问题:一是医师执业的法律问题;二是医疗安全;三是造成了医师们的大量灰色收入;四是影响着在本单位的医疗质量与安全;五是也伤害着医师们自已的身体健康;六是一些医改的措施难以落实,增加了医改的难度。

    为此,郑坚江建议国务院修订《执业医师法》,立法明确医生多点自由执业的责权,医师自由执业等于建立一个医疗人力资源自由流动市场,使得医生拥有更大的选择自由,也使医院在参与充分竞争的同时只能依靠自身的竞争力获得医生人力资源,而不能靠行政权力束缚医生。

1、修订《执业医师法》。有关部门应该尽快启动《执业医师法》的修订,积极做好医师从“单位人”向“社会人”的转变试点工作,这样才能解放医师,破除各种“玻璃门”现像,让医师自由执业得到法律保证,让医师有选择医疗机构工作的权利,也使医院在参与充分竞争的同时只能依靠自身的竞争力获得医生人力资源,而不能靠行政权力束缚医生。这样才可以真正解放医务人员,让医生由医院人变为全社会所有,从根本上解决医务人员在医疗活动中有关“执业资格”的法律问题,充分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为更多的医疗机构服务,为更广大的患者服务。

2、实行跨区域制注册试点。打破执业地点的数量限制,允许执业医师在更大区域内开展多点执业,最终让医生能像律师一样,“一次注册,全国通用”。

为缓解高端医疗人才紧缺的现状,在北京、上海、广东等高端医疗资源集中地区,可试行医师执业注册区域制,比如,长三角区域、珠三角区域、京津冀区域等,这样医师可以就近选择所在区域医疗机构适应自已的专业,适合自己工作时间的若干医疗机构执业,并签定工作合同。医师与执业医疗机构为契约制。

3、改革医师注册管理模式。进行医师注册管理改革试点,采用政府加行业协会并以行业协会为主的管理模式,以减轻政府的管理压力,同时促进行业协会的健康发展。

4、开发适宜医师执业责任保险产品。针对多点执业中最为担忧的医疗风险,政府、行业协会积极与保险公司协调开发适宜的医师执业责任保险,保险费用由医疗机构与医师共同负担或协商解决。在目前还未开发医师执业责任保险产品时,医疗机构承担医师所执业机构医疗责任风险。

5、医师兼职的收入应按国家有关规定照章纳税。

医疗人才体制上的改革是个综合性问题,建议卫生、社保、劳动、教育、财政等部门进行顶层设计,联合出台相关政策法规,建立医生自由执业的体制,把医生从体制中解放出来,专注于专业技术,公平执业。在体制内外流动起来,为全社会民众服务,成为社会人,成为自由职业者。有真正意义的多点自由执业,才能让医生这一稀有资源得到有效配置,才能缓解民营医院发展中的瓶颈问题。